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我在紐諾西亞的日子 - 那一個秋夜

請按以下連接閱讀之前的章節:
第一章 - 啟程
第二章 - 曠野
第三章 - 第一夜
第四章 - 潘多拉的綠寶盒
第五章 - 紅墻邊的心跳

第六章 - 幸福沐浴
第七章 - 聖葛翠特的晚餐

第八章 - 仲夏夜之夢

第九章 - 紅牆內的黑暗




(十)

澳洲的四月是秋天,冷空氣把天空撐得更加開闊,涼風有勁地吹著得可憐的樹葉成了淡黃,但它們仿佛早已安於宿命,等待用自己的生命為世界造就最後一片美景。天空的顏色是爵士的藍,但對於十幾歲的少年人,是一種難懂的意境。是呀,少年們忙著期待復活假期的來臨,忙著收拾行裝,暫別農村出城去體驗一場繁華。對於某些孩子來說,這也是第一次為自己安排旅程,一次人生重要的旅程………

自從二月到了紐諾西亞,四月的假期就成為所有同學盼望的,本地學生都會趁這個假期回家,而我們這些離家甚遠的,就可以在長週末去柏斯住三晚。 大家都爲了這四天三夜的行程安排而雀躍不已。小肥妹安琪拉和其他舊生向我們訴說著他們以往的安排:一起租個旅店,一大堆人擠在一個房間,一起去卡拉OK,一起去中國餐館吃飯、飲茶,晚上在酒店房間玩撲克、談心………他們不斷的講這些給我們新生聽,當然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校巴在平坦的西澳高速公路馳擎,裝載著幾十顆不安分的心,年輕人在兩個月的自由歲月裏,早已難忍寂寞配成了對。車廂裏沒有金馬倫伉儷的管理,一切曖昧都變得明目張膽。我驚覺原來和我一起到達紐諾西亞的小朋友們原來都找到了各自的伴侶。就連七年級的小露比和積奇也依偎著竊竊私語。麗莎還是不離不棄的坐在我身邊,大概她也看見了我的孤單,把Walkman半邊的耳機塞進了我的右耳,諷刺的是Tommy Page那女性般的嗓音悠悠的唱著:“A shoulder to cry on”。窗外的白雲沒有為我譜寫戀愛預告,因為S登上了那輛來學校接他的跑車,別了我們,揚長而去。我甚至不知道這個假期能不能在柏斯見到他。略有所失的來到了柏斯城,因為答應了一眾香港同學參加他們當晚的晚飯和卡拉ok活動,我打了電話給住在柏斯城的表姐,告訴她我晚上才會回去她的家。年輕人浩浩蕩蕩的在小城裏逛街,兩個月的農村生活,讓久不見繁華的眼睛覺得小城的一切都是新奇的。那些古老的鐘樓,那些澳洲土製的羊毛產品,那些發胖的澳洲女人與其粗糙的皮膚都份外可愛。在香港念中學時,由於家裡管得緊,我基本上沒有機會和同學一起在街上遊蕩,更別說是什麽卡拉OK、迪士科等娛樂場所,所以那一天的期盼雖然雀躍,卻也帶著一點內疚和不安。

柏斯城的店鋪準時在六點拉下了大閘,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整個市中心已經在太陽的余暉間變得冷清。年輕人的談笑震盪著小城的每一個角落,穿過古老的火車站,來到了店鋪疏落的唐人街。畔溪酒家是小城唯一最像樣的酒樓,門口的大魚缸裏養著幾隻不太生猛的龍蝦和皇帝蟹。老闆像親人一般招呼著我們這些香港老鄉入座,令我眼前一亮的是S早已坐在餐廳里,和夥計熟絡的攀談著這幾個月香港發生的新聞。那是沒有互聯網的年代,柏斯華人津津有味的刨著一周前的壹週刊,那些空運而來的緋聞甚至廣告,由於價值不菲,都讓柏斯人珍而重之的細細嘴嚼。
不知是刻意安排,還是機緣巧合,S坐在了我的身邊,整頓飯有意無意的為我夾菜添湯。他的細心讓我有點不好意思,雖然對於港式美食極度的飢渴,卻靦腆的未敢肆意滿足腸胃。席間同學們的言談都讓我驚訝,原來連比我小的幾個孩子都說他們去過蘭桂坊,還常常見到陳百強等明星。心裡有點自卑,自己也許在他們眼中,是個很無知的土包子,蘭桂坊究竟在那兒,都還不太清楚。
皎潔的秋月照得畔溪酒家門外的詹姆士街一片通明,小朋友們成雙成對的漫步,說著柏斯城裏唯一的卡拉
ok就在不遠的坡上。當我興奮地期待著去見識這從未接觸過的活動,S突然在我身邊牽住了我的手,那麼不經意地,也沒有什麽交代之下,五個手指扣緊了我的指間。這個突然其來的舉動讓我不知所措、心亂如麻,還沒懂得如何反應,已經來到了這家叫牡丹閣的卡拉OK。我不知道其他同學有沒有看到他牽著我的手,還是大家都忙著牽手而沒有理會其他牽手的人,究竟在他人眼裡我們是否已經是一對,所以大家都沒有太大的反應,還是本來牽手就是平常不過的事,不該有太大的反應?是呀,小時候和同學牽手,不也是很平常的交往嗎?爲什麽長大了就成了那麼大的一件事?怎麼我會突然有著內疚和害怕的感覺?甚至想到爸媽是否會喜歡S,是否會罵我隨便了?


心神恍惚得未能太過享受我的第一次卡拉OK之旅,當大家狂歡高歌之季,我的思絮極度混亂,當然我不至於害怕牽手會懷孕,但確實有那麼一些無明的罪惡感讓我忘了那麼重要的第一次卡拉OK晚會究竟唱了什麽歌。當我遊離在自己的思想空間時,我竟然沒有留意表姐已經來到了卡拉OK接我走,S好像還在臺上和其他男生一起吼著“無心睡眠”,我已經呆呆的跟著表姐走了。

那個週末是漫長的,具體做了些什麽、表姐帶我去了那裡玩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心是空的,有點甜蜜,有點自責,有點內疚,有點慌亂,有點想念,有點不知所以……那牽手的片段不斷在腦海重演,想了太多,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的發生過這樣的一幕。我戀愛了嗎?牽手就表示他喜歡我嗎?還是他輕薄了我?非禮了我?如果這就是戀愛,我寧願什麽也沒發生,至少不該是沒有問我一聲,就發生了。

待續~

17 則留言:

  1. Welcome back! 喜歡舸兒的文章, 真希望妳能多寫...

    回覆刪除
  2. 是我喜歡的舸兒!秋夜跟S是揭了幕嗎?好心急呀^^

    回覆刪除
  3. 好喜歡你的文字,也嚮往進入你美麗的回憶,幻想一下以前的舸兒是怎樣。
    謝謝你重展這項文字工程,建構一個個漂亮的空間,我和爸媽會繼續在此漂流~

    回覆刪除
  4. 又看到舸兒遊記了!看著你的文字,腦中幻想著你描述。

    回覆刪除
  5. 這照片很別致,兩手相牽像兩樹之間連著的藤.^一^

    回覆刪除
  6. 少女情懷,寫得好細緻。
    歡迎你回來!

    回覆刪除
  7. 小時候手牽手是純真,而人長大了,手牽手卻變得曖昧!是自己變了,還是別人變了?

    回覆刪除
  8. 寫得很好的文章, 舸兒寫得細膩又窩心呢....

    回覆刪除
  9. 謝謝舸兒的分享,雖然我不是在外國升學,我是也是聽Richard Marx 同Tommy Page的,那年代New Kids on the block 更是我的至愛 :)

    回覆刪除
  10. Pandora 香傭講法文2011年12月14日 下午3:02

    少女情懷總是詩^^

    回覆刪除
  11. 舸兒好!回來了!少年十五二十時.祝冬至聖誕快樂!

    回覆刪除
  12. 原來舸兒是那麼純情,浪漫的。 :) .... 好!! 繼續追看中....

    回覆刪除
  13. 一連順序看完這系列的十章! 彷彿也回到自己的十五二十時呢! ~~~~~~ 謝謝舸兒這麼有感染力的文字!

    回覆刪除
  14. 多年前的事,感覺還歷久如新烙印心中﹗

    回覆刪除
  15. Petite poupee @安提比2012年1月3日 下午7:29

    少女情懷!! can see the pic!

    回覆刪除
  16. Danny Chan at DD with Leslie....those days
    First love is always bittersweet and with regrets.

    回覆刪除
  17. 讓我留戀他不經意牽著我手的情景
    那時候在倫敦街頭...

    回覆刪除